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best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假如重来一次,赵克罗会换一种办法吗?“不会,没有这种路子可走。”

时间:2017-11-10 10:54:05作者:open

  2月26日早上8点,赵克罗先生来到了位于郑州市核心地段的会计师事务所,这是他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第一件事便是接受《人物》记者的来访。他心情不错,全然没有一个多月前所表现出的心灰意冷的样子。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3/view-5838992.htm
  39岁的赵克罗目前的身份是河南经纬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这是郑州乃至河南最大的会计机构之一。过去5年间,他还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头衔:河南省政协常委。再往前数5年,29岁时,他就已是郑州市政协常委。
  赵克罗的办公室里挂着两幅大字:“谨言慎行”、“戒急用忍”。不过,自去年5月起,他却因为在微博上频繁炮轰河南平坟,而陷入一场漫长的舆论风波。他写过忏悔信,写过遗书,说自己“不懂政治,太天真太幼稚,给领导添了乱”。最终的结局是,今年1月,他正式无缘新一届河南省政协委员。
  现在,被问及“假如有机会重来一次,你是否会换一种更折衷的办法”时,赵克罗回答道:“不会,没有这种路子可走。”
  Q:你一个人不停地在微博上为平坟的事努力,会有孤独的感觉吗?
  人物PORTRAIT = P
  赵克罗 = Z
  P:去年5月份,你连续发了多条微博曝光南阳的平坟情况,你当时是省政协常委,为什么选择用发微博的方式介入这个事件?
  Z:有媒体说,我当时发微博是顺手或者无意发的,这个事儿怎么可能是顺手发的?我是经过仔细考虑的,关于平坟的事情我提出了8个质疑,并且专程回乡做了求证。我在政协已经干了10年了,很清楚这里面的情况,平常提的好多提案落实得都不好,这个认识我是有的。我发微博的出发点就是引起社会的关注。
  P:当时你发的很多微博言辞都很激烈,有没有考虑到有可能会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
  Z:当时我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就觉得这个事太不公平了,同在一个村里,老百姓的坟平了,副处级以上官员不用平,我回到家都没法面对我的亲戚朋友。我当时给一些官员讲,老百姓的坟平了,当官的没平,最后当官的坟也保不住的,这是在制造官民矛盾,咱们应该共同抵制这个事情。
  P:后来你删除了相关微博,并且发了一条道歉声明,你当时这样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Z:微博发了以后,我被叫去谈话,被告知这些微博给河南省和南阳市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说我有意见应该通过政协和统战部来提。当时有人给我传话说,让我删掉微博写道歉,这样做的话,以后不再追究责任,否则可能会采取措施。当时我觉得还有半年多就是政协换届了,我先忍一忍,忍半年时间,换5年连任,还可以继续为百姓鼓与呼,也算值了。
  P:你发那条道歉微博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Z:我的心情非常无奈,实际上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国家允许微博存在,说明它是合法的,即便我不是常委,作为公民也可以在微博上发表意见,只要说的是事实,有什么不可以的?同样的意见,只不过是不同的渠道而已,有什么关系呢?
  P:有一些批评你的声音,认为你既然是河南省的政协常委,对省内的公共事件发表意见,就应该通过政协这种比较严肃正规的渠道,他们觉得微博是一个不够严肃、不够理性的渠道。
  Z:我尊重这样的意见,但是政协常委会开会是每季度开一次,这种突发事件想通过提案解决,根本来不及。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地位和作用的意见》这个文件里写得很清楚,地方党委的重大事项在决策之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中是必须和政协进行协商的,这是程序。但是我作为省政协常委,平坟的事从来没有参加过协商,你说这是谁的问题?
  P:你后来被告知不能连任省政协常委,于是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封讽刺性很强的忏悔书。既然结果已经确定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吗?
  Z:既然不能连任了,那我就要把这个事情披露出来,让大家好好思考一下,那么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他们到底敢不敢、能不能为老百姓讲话?假如意见和地方党委的决策有冲突,还有没有人敢提?
  P:那么多的政协委员,只有你一个人不停地在微博上为平坟的事努力,你会有孤独的感觉吗?
  Z:没有,其实为了平坟这个事情,我不光发微博,还通过其他渠道做了大量的努力,接触了很多能推动问题解决的人。很多人都是极力反对平坟的,有些人是想说不敢说,有些人是碍于身份也不方便说,我很理解他们。他们觉得我的这种身份做这件事是恰当的,无非就是把政协常委拿了。我还有我自己的事业,我又不是公务员,没关系。
  P:在微博发了忏悔书之后,过了8天,你又发布了一封遗书,有人觉得那封遗书的言辞过于夸张,有一些自我炒作的嫌疑。
  Z:当时我获取的信息是,我有可能遭到更严厉的打击报复。那天正好是平安夜,我和妻子在家抱头痛哭。那个时候我很无奈,也很恐惧。有人说我发那条遗书,是为了引发舆论的关注,借此来保护自己,这个确实是这样的。但是说我炒作就不对了,我是干注册会计师的,不是靠嘴皮子吃饭的人,我炒什么作呢?虽然维护了老百姓的利益,但是得罪这么多领导,炒作对我有什么好处?
  P:这种比较极端的做法确实给你引来了很多质疑和批评?
  Z: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两家报纸的两篇评论文章。一家报纸说我作为政协常委就不应该通过微博来反对平坟。我觉得这个论点就是错的,政协的章程哪一条规定政协委员不准用微博?现在各级政府都在开官方微博,这种情况下,我作为政协委员发几条微博批评地方政府,有什么错?还说我140字不能准确表达。这怎么可能呢?多发几条不就可以了。发言的方式不重要,主要看你表达的内容是否正确。
  还有另一家报纸头版的评论,说我“随意在网上发布不当言论,甚至质疑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这个帽子扣得实在太重了,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我当天上午在单位看到了这篇文章,中午回去我家人就把行李箱给我准备好了,说你赶紧走吧。我把手机全部放在家里,去广州躲了七八天。
  P:在微博上发表这些激烈的言论,你的家人对此是什么态度?
  Z:我家人都比较担心。这事我爱人一开始不知道。我孩子小,她忙着照顾孩子,网上都已经传开了,她还不知道。后来她知道了,想让我把微博删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P:今年1月份你正式落选新一届省政协常委,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丢失了这个身份之后,你觉得自己的工作生活有什么变化?
  Z:你看我现在在网上发布一些批评的声音,更直接了。然后也不用总是开会,也挺好。
  P:但是你毕竟在政协干了10年时间,之前的很多提案也起到了效果,不觉得遗憾吗?
  Z:我现在没有政协这个渠道了,但是还有微博啊,通过这个跟全国各地的网民、媒体也可以进行一些互动,也可以对一些违反公平正义的事情进行呼吁。但是现在再想参政议政,肯定比不上以前那么直接了,现在只能以网友、公民的身份在道义上给予声援。不过不管是通过政协还是舆论,作用总归都是有限的,就像平坟这个事情,中央级媒体都进行批评了,照样还是停不下来。
  P:回头再看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假如有机会重来一遍的话,你会换一种更加折衷的办法吗?
  Z:不会,没有这种路子可走。
  P:到现在为止,有没有人跟你解释过你落选省政协常委的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
  Z:没有人告诉我。相关部门从来没有人正面告诉我为什么落选。他们也不需要专门向我解释,财政厅给我提名了,到了省委务虚会没通过,这事就算结束了。换届结果公布的时候,有些媒体报道说我被除名,这个是不准确的,只是没有连任。
  P:你落选之后,有一段时间在微博上显得心灰意冷,不愿再说什么了,但是最近又频繁地发布跟平坟相关的微博,为什么?
  Z:后来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了,政协常委既没工资也没办公室,无所谓。周口平坟这个事情,最近很多网友跟我说有二次平坟的情况,这样胡搞,不管是决策者也好,执行者也好,实际上是把人民和政府对立起来了,激化矛盾。这我不能不关注。
  P:你现在在发微博的时候还会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吗?
  Z:没有,我现在没有省政协常委的身份了,没有人管我了。

     在线投稿
    我们的服务